萬釗:當九九影视談論“價值”時,九九影视在談論什麽?
發稿時間:2020-07-30 閱讀: 來源:南方區域 【 字體:

作為項目負責人,萬釗目前正負責深圳兩個在建大型商業綜合體的室內施工圖設計及施工落地:太子廣場(招商蛇口“再造新蛇口”工程的持有型標杆項目)和泰倫廣場(聯想集團與美國鐵獅門聯合開發的城市地標級建築)。

萬利.jpg

淺色正裝,無邊眼鏡。咋看之下難以猜到這位在九九影视置地成長起來的設計師到底是怎樣的性格。

進入放鬆狀態,真實的萬釗便跳躍出來。

他講話語速很快,帶著些亢奮、自信、活潑、多變的暗示。原計劃兩小時的麵對麵訪談,最終隻用了50分鍾左右。

結束對話第二天,他發來一封正式郵件,補充訪談中未提到的資料,工作的、私人的;一級文件夾、二級文件夾、三級文件夾;分類、命名、排序… 清晰明了。為便於查看,甚至把好幾年前的新聞內容整理成單獨文檔,並附上相關鏈接。

一直認真、常常淡定、些許急躁、偶爾固執、間或陽光、有時自信,這是一個有著矛盾標簽的非典型射手座。

在他身上,可以看到多種‘顏色’造就的生動靈魂。也理解了“才華,不指想象力與創造力,而是在這個混亂的世界裏,能準確找到別人所看不見的規律,用勤奮和努力,在其中建立與自我的連結。”。

檸黃——個性與平衡

2011年底,大學畢業四年的萬釗加入九九影视,以施工圖設計師的身份,入職裝飾設計中心。

和大多數迷茫的年輕人一樣,他坦然自己並不是個目標明確的人。環境藝術設計專業畢業,在校專注於形而上的美學和軟件實操,而關於行業知識和標準,踏入社會後才有所涉獵。

他用了很長時間,來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位置。

最初,萬釗想走室內方案設計方向。

那時他極其自信。嚐試過幾次後,他意識到有些路如果沒有天賦加持,會走得很辛苦。“有些人對方案設計有天賦,而我創新思維不夠。”他說。

進入九九影视,他開始專注施工圖設計:“後來慢慢發現,做施工圖設計時,我非常有成就感、興奮感,把方案設計師的烏托邦,在現實世界重塑,是施工圖設計師最大的價值。”

談到繪製施工圖是否略顯枯燥,萬釗搖搖頭。

他直言,其實自己原本的性格鮮明外放,有時還有些“軸”,稍有不順,心態就容易波動。而施工圖設計是一份需要“冷靜、理性”的工作,聽起來很衝突矛盾,但奇妙的是,這件事就是能讓他靜下來。

用工作的冷靜理性,中和性格中的溫暖熱烈。或許他早已找到個性與工作之間的微妙平衡,所以從未覺得枯燥無聊。

釉白——成熟與深度

施工圖設計領域,從不歡迎懶惰的天才,機會總是青睞勤奮、認真、專注的人。進入裝飾設計中心潛心積累四年後,麥浪泛起金黃,萬釗迎來了職業生涯的轉折點。

2016年7月,他被委派到青島項目駐場,獨自麵對甲方、施工單位和方案設計公司,這對於萬釗而言,是第一次。更嚴重的是,一個月後項目設計方案有變,整體調整很大,時間緊任務重,公司因人員變動,一時無法抽調人手,另外甲方也因進度問題不斷給他施壓。那時,委屈、著急…各種消極情緒把他包圍。

為緩解內心壓力,他一大早去青年廣場慢跑了兩圈,青島盛夏鹹濕的海風和緩緩升起的旭日,讓他心態平穩下來。

再回到工作狀態,他發現一切好像沒有那麽難,作為擁有數年施工圖設計積累的專業設計師,他已不是那個固執不懂變通的毛頭小子,優秀的專業能力,讓他能快速從緊急任務中進一步列出優先級,同時,整合施工單位的駐場設計師資源,分階段出施工圖紙,餘下隻需靈活溝通推進、把控好項目進度即可。

最終,他順利跟進完成項目。也是這次之後,他開始作為項目負責人,承擔起帶領團隊的責任,戰勝一個個困難、完成一個又一個優秀作品。

就如經烈火鍛造後的長石釉,他本身也已蛻變成一幅作品,一幅成熟深刻、溫和從容的作品。

靛青——多樣性與可能性

“十字形人才,永遠是時代的稀缺。”

以往萬釗並未準確理解這句話的意義,直到他開始帶團隊。

2016年後,團隊進了一大批新人。他表示:項目負責人,跟施工圖設計師的區別太大了!

一方麵需要對項目負責,一方麵需要培養新人,讓他們能一步步找到成就感,快速成長。另外,對外要對接甲方、施工單位、材料商及各種供應商,對內要完成上級交代的其他工作。身份的轉變,與之而來的是更大的挑戰。他深知,如果無法適應這個全新角色,就有可能被淘汰。

“十字型人才並非字麵意義上的一專多長,而是你處理多線任務時的心態。”

對此,他總結出三條心得:

1,不斷提升業務能力和專業技能。學無止境,對上虛心請教,無論自己在什麽位置,都要向更優秀的前輩學習;

2,對下盡心指導,專業上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無需有所保留,讓夥伴們快速成長,也是成就自己;

3,熱愛生活,學會排解壓力。如果心受委屈了,就選個天氣晴朗的好日子去徒步,把受傷的心帶出來“曬一曬”,不鑽牛角尖。上班努力工作,下班好好放鬆!

他熱愛戶外運動。

工作再忙,也會經常去爬山、徒步…

大自然是他的知己摯友。

如今,萬釗已是裝飾設計中心團隊裏能獨當一麵的項目統籌之一。

回憶在九九影视這些年,從迷茫到慢慢找到準確的方向與合適的位置,然後專注專業技能,再到團隊管理。每個階段,他都堅信當下所做事情的價值,正是這種堅信,成就了如今的他。

大部分人因看見才相信,少數人因相信而看見。


以下選自與萬釗的真實對話:

Q:你有沒有偶像?是誰?對自己有影響嗎?

A:我不喜歡仰視,也不喜歡眺望遠方,隻有迷路的人才需要燈塔,可以說我沒有偶像。但我有目標,或者也不能說目標,它是一種我想要的人生狀態吧。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讓人憧憬的狀態,比如斌哥(裝飾設計中心-設計副總監:雷誌斌),工作上對外對內遊刃有餘,能力與情商,雙雙在線;比如周總(裝飾設計中心-助理總經理:周銘翔),雖然比我還大幾歲,但整個人活得非常年輕。我向往這類生活,身邊人真切擁有的生活。 

Q:你認為怎樣才算是優秀的設計師?

A:走創作條線的設計師會有信仰、有理念,可能在我這兒沒有太多形而上的東西。無論哪個領域的設計師,始終要學會找準自己的位置,然後理解並相信那個位置的價值,永不妄自菲薄。另外,不要帶著功利的目的審視自己的價值,那樣很容易得到失望的回聲。

Q:如何理解工作中的“主人翁精神”?

A:責任感。有能力隻代表你“會”做事,責任感會讓你做成很多事。

Q:你覺得自己是後浪還是前浪,為什麽?

A:我永遠是後浪,但偶爾,也可以“冒充”一下前浪,把我走過的彎路、趟過的坑、吃過的虧,當故事一樣講給年輕的小夥伴們聽,雖然他們並不一定會聽,因為我曾經也是這樣,每個人都是這樣。